王青抱着肚子,看他脸色发青,这是朔月认识王青这么久以来,王青脸色最苍白的一回,尤其是他长满黑印子的那半张脸,苍白得更加明显。

朔月走过去,紧张地问道:“王叔,你的肚子里面真的还有东西吗?”

王青点点头,看他的脸色就感觉到他肚子里面的器官都纠结成一团东西了。朔月连忙问道:“王叔,你还吃了什么东西?”

王青捂着肚子说道:“不记得了,吃的东西太多了……”

辰旭呵呵一笑,说:“这家伙吃东西的时候肯定不看菜,一看就知道是没品味的人,平常没有吃过什么高档的菜色,所以看见有吃的东西摆在他的面前,他根本就不看那个菜长得多漂亮就直接吃掉了。唉,那种吃法叫做猪八戒吃人参果,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滋味!”

“师父,你竟然会引用经典故事了,真棒。”朔月激动得眼泪汪汪。

不过就算王青告诉朔月,他都吃过了什么,朔月也无法把王青吃的东西和那东西的原型联系起来,因为在饭桌上,她也只是匆匆一瞥,没有看清楚桌子上摆着什么食物,便就着急地把王青拉出来了。不过她十分肯定,餐桌上没有一根什么“东西”。

“王叔,看起来没有别的办法了,你只能是把那东西吐出来,我们再消灭它!”朔月说。

王青也同意这个观点,他抠着自己的喉咙,努力的把东西吐出来,但是他根本就吐不出!那东西就像是扎根在了他的身体里,扎根在他的胃壁上,不管他怎么使劲的折腾自己,那东西就是不出来,反而更加地深入他的身体里,让他感到更加的痛苦。

折腾到最后,反而是王青快断了气。

“笨狗,过来,那些陈家大院里的鬼魂都怕你,你过来吓吓他,说不定那东西就从老头的肚子里面抛出来了。”辰旭招呼着说。

狐狸摇头说:“不行的,他们虽然怕我,但是我却不能够操纵他们。现在这个鬼藏进了老头的肚子里面,就相当于是得到了一个强有力的保护壁,它只要躲在里面,我就拿它没有办法。就跟你一样,像你那么强大,你都拿它没办法,我又怎么能够把它给挖出来呢?”

荷塘月色下的美丽姑娘

“那怎么办?”

“也许只能等到明天天亮,天亮之后,所有的鬼魂行动力都会被削弱,到时候老头的痛苦应该能够相对减少一些。”

“但是也没有办法把那鬼挖出来呀!”

“那只能是,以后再慢慢想办法吧。”

于是,第二天天亮……

正如狐狸所说的那样,天一亮,阳光一照到大地上,所有鬼魂的行动力都会相应削弱,狐狸和水鬼都不出现了,王青的疼痛也是暂时缓和了下来。

但是狐狸又说对了一句话,那就是鬼魂藏在老头的肚子里,就相当于得到了一个强而有力的保护壁,即便是天亮,只有身也替他遮挡住了太阳,他不像狐狸和水鬼一样暂时消失,而是减弱了在王青肚子里面的折腾。

天亮后,朔月和辰旭把王青送去了医院急救,****了、洗胃了、割阑尾了,但是王青的痛苦并没有消失,医生对此也是束手无策。后来,朔月和辰旭发现,只有把王青推出去晒太阳,这样才能帮助他把疼痛减弱。

但这并不是最终解决办法,因为太阳会升起也会落下,当天地间失去最后一缕阳光,王青的疼痛就会加剧,到时候,他体内的鬼物会越发强大,入夜之后是否会取走王青的性命就不可而知了。

“看来,我们必须得赶紧回去陈家大院一趟了。”朔月站在病床边,看着奄奄一息的王青,沉重地说:“狐狸说了,这些鬼在诅咒解除之后应该是升天了,但是如果他们升天的话,那么,王叔吃下去的鬼物也应该跟着消失才对,但是他们依然存在,也就说明他们并没有升天!这个陈家大院实在是古怪,狐狸报仇了,怨气应该消散,所以他那个时候就应该去投胎转世了,可是他并没有依然徘徊在我们身边;那些鬼魂的诅咒也解除了,按理说他们也应该升天了,可是他们并没有消失——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辰旭懒洋洋地晒着太阳,说道:“喵,你问我,我问谁呀?”

“所以我们还是得回陈家大院看一看的,走吧。”

朔月干脆利落,转身就走。

这个时候,有一只手伸出来拉住了她,朔月低头一看,竟然是气若游丝的王青。

王青拉住朔月,说道:“小女娃娃……别去了……”

朔月看见王青醒来,看到他这么虚弱,同情心也起来了,她握住王青的手,察觉到他的手十分的冰凉,不由得心疼。她凑过去,柔声说道:“王叔,我必须去的,如果我不去,你就要死了啊!再说了,我们原本的行程就是要返回陈家大院查个明白的,现在也只不过是按照原来的行程去做事而已。”

王青说:“别去了……小女娃娃……我的身体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扎根在我身体里的鬼物实在太厉害……他并不是最厉害的鬼……只是陈家大院里面的一个小喽啰……小女娃娃啊……你想……一个小喽罗都这么厉害了……更何况陈家大院里面最大的鬼物?你去……那就等于是去送死啊!”

朔月笑笑说:“不会的,我们很厉害的,不会死的。”

王青叹气:“娃娃啊……你还太年轻了……这些鬼本事确实不大……但是他们狡猾多诈……背后还有人在操纵着一个大局……只要那背后的人一直不出现……那就是你们在明他在暗……他要害你们是轻而易举的!你师父确实很厉害……但是,聪明的人都知道……只要把你们两个分开再逐个击破……你是不是可以全身而退了?但是你呢?你能行吗?”

朔月摸摸王青的头发,说道:“王叔,别担心,我会照顾我自己的。你先睡觉吧,等你睡一觉醒来,我们就回来了,晚安。”

她俯身在王叔额头上轻轻一吻,那晚安吻似乎有神奇的力量,让王青的心一下子变得很安定起来……史上最污的app免费不要钱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