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野鸡

这东西胆子小,脚力不错,偶尔还能折腾着飞几下,速度不弱,却飞不了多长时间。这东西是怕人的,一般不会在人活动的时候出来觅食,这只野鸡也不知道怎么了,没脑没脑的就冲着兄妹两飞过来了。

周小米一动没动,野鸡啊上辈子吃了不少,这辈子自己连野鸡肉都没尝过。她不敢出声,虽然知道这野鸡不易捕,但她还是私心想着,万一能捡到便宜呢

这些念头在周小米的脑中一闪而过。

那野鸡扑楞着翅膀,两下就飞到了周翼虎的面前,周翼虎反应很快,他拿起手里的砍刀抡了一下。这砍刀平时都被他用惯了,无论是力度,角度,他掌握的都很准很好,而且周翼虎反应很快,动作一气呵成,根本没有停顿。那野鸡也是倒霉,脖子正卡在砍刀的刀刃上,当下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倒在地上扑腾了两下,随后不动了。

周小米简直不敢相信,野鸡死了,他们有肉吃了。

这么会儿的工夫,周翼虎已经弯下身子把野鸡捡起来了,这只野鸡是公的,个头比雌的要小一些,羽毛很漂亮,脖子的部位有一个很大的伤口,头和颈部只连着一小块皮。

“三丫,咱们有肉吃了。”

周小米咧开嘴笑,心想是不是分家以后,他们的运气也变好了呢

周翼虎把野鸡收进篮子里,只道:“以后有机会,我跟大舅讨教几招,学学做野鸡套子,大舅打猎可厉害了”说到这个的时候。周翼虎眼里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一闪一闪地,好像宝石一般耀眼。

周小米猛然记起上次他们去镇上卖菜时,遇到的那些守城的官兵,周翼虎看到他们时,眼神跟现在一模一样。

“大哥,你是不是喜欢练武”周小米脱口而出。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

小女生居家清新俏皮写真

周翼虎一愣。没想到小妹的心居然这么细,他没吱声,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

周小米明白。穷文富武,想习武,得请武师,那费用可比上学交束修要贵多了。一般人家的孩子。就是想学,有能力学。只怕也得从小练起。周翼虎已经十二了,这个岁数练武,只怕是晚了,就算能练。家里条件也不允许。

周小米突然觉得心很酸,她大哥有神力,这算得上是一件天赋了。他又是那么喜欢练武,而且依照他的性格。他肯定是能吃得了苦的,眼下因为家里的原因,和年纪大这两个事儿,就把他的梦想打破了,周小米觉得有点残忍。人如果都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那该多么幸福啊

或许,灵泉水能帮助他

是了,灵泉水能改变人的体质,不说别的,单说周翼文从胎里带来的弱症,林氏小产后的失血症,灵泉水都能缓解,改善,那么久服灵泉水以后,人的身体潜能是不是能发挥到极致呢

周小米心动了,反正也没啥损失,还能增加体质,试试也好万一周翼虎服了灵泉水以后,真能练武,也算了了他的一桩心愿。

得了意外收获,兄妹两个便又继续做手头上的事情了。周小米捡蘑菇,周翼虎砍柴。

没多久,兄妹俩在山林间碰到一个熟人。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李秋实。

李大夫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李春华,小儿子叫李秋实。老大在外做生意,一年到头也不了几次家,老二在镇上的学习医术,慢慢的成了坐堂大夫,也成了家,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回来一次。

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他。

“李叔”

“李叔好。”两个孩子对李大夫感恩,对李秋实自然也表现出礼貌和热情来。

李秋实穿着一身粗布的短打,背着一个背篓,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药锄。

“是虎子和小米啊”李秋实长了一张娃娃脸,笑起来脸上还有一对梨窝,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他为人和气,眼睛闪亮亮的,看着比实际年龄小很多。

“李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在家待几天”

李秋实只道:“我今天才回来,住两天吧”药铺里头生意忙,他也不能多待。做为儿子,不能在爹娘身边尽孝,李秋实觉得挺惭愧的。

“对了,我听说你们分家了”

这种事情,他们两个孩子,要怎么说

“嗯。”周翼虎点了点头,没说别的。

李秋实也挺尴尬的,分家这事,他是听李大夫说的,老爹当时气得够呛,说就没见过这么糊涂的老人,还把事情原原本本跟李秋实讲了。李秋实听了一回,也是目瞪口呆,当爹娘的能这么狠心,也是世间少有的事儿,可怜几个孩子跟着受苦,简直是太狠心了。

可是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他这个外人,虽然同情他们,却也没有办法帮他们。

气氛一时间就有些尴尬了,周小米不想一直这样下去,就问李秋实,“李叔,你来山上也是捡蘑菇吗”

李秋实一愣,低头看了看周小米手上的篮子,才道:“不是,我是来采药的。”

“采药”周小米这才反应过来,李秋实就在一家药铺里坐诊,他自幼跟李大夫学习岐黄之术,对药材自然也十分熟悉。

李秋实见周小米一副懵懂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子怜惜之情来,他解下背篓,从里头拿出一棵植物来,对周小米道:“这叫黄精,也是一味药材,咱们这儿不多见,你瞧,它长得漂亮不。”完全拿周小米当孩子哄。

这就是黄精啊看着怎么有点眼熟呢

周小米仔细打量着李秋实手里的这株黄精,这珠黄精品相不错,算上根茎,差不多有一米长,叶子肥厚。宽大,根部有肥大的,圆柱形的肉质,上头有须芽,叶子上坠有黄白色长形小花。

咦,黄白色的小花

周小米突然想起来了,仙府小筑中灵泉湖边好像就长着这种植物。当时自己还说呢。怎么这些植物她一个都不认识,原来都是药材啊

周小米对药材,确实一窍不通。

“李叔。这药材能卖钱吗”周小米觉得有大把大把的银子正向自己飞来

“当然能了,这药材啊,是要看年份的,一般来说呢。年份越久的药材,药效越好。价格也越贵像是黄精啊,人参啊,都是这样的。”

“那,要怎么样辨别药材的年份呢”

李秋实不明白小丫头问这些做什么。不过还是很有耐心的替她解答:“药材的物质不一样,所以看年份的方法也不同,比如人参啊。就要看它的芦,体。须,也不一定是越大越值钱,但大的肯定比小的值钱。芦呢,一般一年生长一个,这个可以计算出相应的年份,芦碗的密集度越高,人爹的年份越长,才会长纹”

李秋实说了一大堆,可是没有实物,周小米实在无法想象什么是芦碗,什么是纹。

“小米啊,你为什么问这些啊”李秋实也发现了,周小米似乎听不懂,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孩子嘛,她要是能懂,才奇怪哩。

周小米羞涩的笑笑,“药材能卖钱哩,叔,我要是能采到药材,能送到镇上卖钱不”

周翼虎心里一酸,他妹妹从小就这么懂事。

李秋实也没想到这孩子心思居然这么重,他叹了一声,轻轻的摸了摸周小米的发顶,才道:“当然能了只是采药很辛苦,小米怕不怕苦呢”

周小米摇了摇头,坚定的道:“不怕”其实,她无比鄙视装嫩装小白的自己,好想给自己安一枚避雷针啊

李秋实弯下腰,看着周小米的眼睛道:“那好,等你有时间了,就去找李爷爷,让他给你讲药材的知识,好不李爷爷很厉害,能教会小米好多有用的东西。”

周小米惊喜万分,连忙点头道:“谢谢李叔,可是会不会给李爷爷添麻烦啊”

“不会的,你李爷爷啊,高兴还来不及呢”老爷子嘴里不说,其实心里还是很寂寞的,老爷子是个明白人,不想因为自己耽误孩子,他觉得自己和老伴待在乡下挺好,因此不让孩子耽误前程,陪在他身边。其实他这个岁数,正是含饴弄孙的时候,可偏生两个儿子,几个晚辈都不在家,让老两口孤孤单单的。

李秋实眼中的内疚一闪而过,却被周小米看个正着。

周小米觉得,这是真正的父慈子孝,十分羡慕。

“好,那我就去找李爷爷”

李秋实也高兴了,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你们还捡菌子”

兄妹两还想在待一会儿,柴没打完,菌子也没捡够呢。

李秋实却是要下山去了,天还没亮他就上山了,这会儿家里也该开饭了,他得回去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总得多留在家里陪陪父母啊

“那你们小心一点,叔叔先下山了。虎子,照顾好妹妹。”他重新背好背篓,跟兄妹两个道别,下山去了。

兄妹两个跟他挥手道别,目送他下山远去,身影渐渐消失在青松绿叶间。

“李大夫一家,都是好人呢”周小米不自觉的出声。

周翼虎算是同意了她这话,却没吱声。

“走吧,动作快点,等会儿我还得去镇上呢”周翼虎拍了拍周小米的头,动作非常轻柔。

“大哥,你去镇上”周小米两眼放光,可惜周翼虎正好转身,没看见。

“嗯。”周翼虎一边动作利落的砍柴,一边应了一声。

周小米便道:“我也去好不好”她一边跟周翼虎说话,一边低头捡蘑菇,动作十分麻利,一点也不耽误事。

“你去干啥”周翼虎看了她一眼,又道:“你刚才跟李叔说的事儿,是真的吗你真要学认药材”

“当然是真的了,你没听李叔说吗,药材能卖钱呢”

周小米小心翼翼的捧起一把黑土,她方才在这里捡了许多的蘑菇,这上面应该有很多菌丝,如果把它们放到仙府小筑之中的话,应该会长出许多蘑菇来吧她意念一闪,手里的土顿时不见了,而仙府小筑中的菜园子里,却突然多出一小捧黑土来。

这一切,周小米都感觉得到。

成功了。

她不尽勾了勾唇,一边回答周翼虎的话,一边悄悄的把土“放”进小筑之中,她的动作很快,也很隐秘,加上她一直都背对着周翼虎,所以周翼虎根本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

仙府小筑中,不知不觉多了许多黑土。

周翼虎想了想,笑道:“也好,你跟着李爷爷识药材,还能顺便识字,将来啊,没准还能学点医术。”他可不想让妹妹也过娘那种日子,如果以后小妹能学点药术,会辩药,也挺不错的。将来她出嫁,就不用像娘那样干农活了。

这是一个十二岁的乡下孩子,能想到的最好的出路了。

周小米完全不知道周翼虎在想这些事情,要是知道了,恐怕会吐出一口血来吧她才七岁哎,想这些是不是早了点

“大哥,你到镇上卖柴,能带我去吗”周小米又问。

“你这孩子,咋总想跟我去镇上咱们没有车,要用脚走着去,一走一个时辰,你能受了”

“咋受不了,大哥,我能受了,你就让我去吧咱娘还没钱吃药呢,你卖柴,再把那只野鸡卖了,咱就给娘抓药,好不”她想去镇上看看有什么挣钱的机遇没有,当然如果能遇到那个杜妈妈,那就更好了。

周翼虎一直不说话。

周小米就软磨硬泡,她知道大哥对她狠不下心来,而且有大哥帮自己说话,姥姥和娘都不会反对了。

“好好好,真是怕了你了。去吧”周翼虎终是没能抵抗住自家小妹的磨人功夫,一口答应了下来。

周小米欢呼一声,抱着周翼虎的胳膊使劲摇,“大哥最好了,大哥最好了。”周小米好样的,你现在越来越会装嫩了

兄妹俩笑了一阵,又各自干起活来。

不一会儿,两只篮子就装满了,周翼虎也捆好了柴,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下山去,满载而归未完待续

ps:求个支持收藏,订阅,均可,均可,均可

…牛奶视频官方,牛奶视频下载安卓app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