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带头的小混混一脸猥琐的样子看着墨雪渊,墨雪渊扶着澜倾遗一双冷眸杀气蔓延。

“老大,这么漂亮的美人干脆抢回去做嫂子。”带头小混混身旁一个人说道。

小混混一听顿时眉开眼笑,看着墨雪渊的样子更加猥琐。“这个主意不错,兄弟们,把你们嫂子“请”回去”

“是!是!是!老大!”十多个小混混逼着墨雪渊两人走过来,墨雪渊丹凤眉冷皱寒冷肃杀的气息顿时震慑着十几个小混混。

“咋滴,一个娘们你们就给老子怂了!?”带头小混混走到前面,看着不敢靠近墨雪渊两人的手下属于小混混独有的狂妄自大呵斥着小混混。

带头小混混手下一听,立马不再害怕墨雪渊身上的杀气,前后的人慢慢向墨雪渊走近把墨雪渊和澜倾遗夹围堵在巷道里。

“住手!咳!咳!咳!”墨雪渊刚想要动手蓦然失去了手里的人,澜倾遗拖着病重的身体两手打开挡在墨雪渊面前,墨雪渊抬头楞楞的看着这个咳嗽不止的男子,黑色的背影格外修长,立在风中也深深印在她的心中。

“呵!怎么?小白脸,今日你还想英雄救美不成,看你那弱不禁风的样子,老子劝你还是回家歇着去吧。滚开!别当老子办事。”

带头小混混挥手,两边小混混一起涌上来,墨雪渊冷眸一扫,身形如鬼魅,只听见惨烈的叫声和骨头清脆的响声此起彼伏。

“老······老大,这女的会武功。”一个小混混慌了,看见墨雪渊鬼魅穿梭夺命的身影顿时害怕了。

“慌·····慌什么,她再厉害只是一个女的。”带头小混混咽了咽口水,眼神慌乱的看着墨雪渊眼里写满脸害怕,可是他不能让他的手下看到他怂的样子,壮着胆子随手拉了刚才说话的人挡在面前。

墨雪渊扶着澜倾遗从人群中缓缓走出来,一身素白滴尘不染肃杀冷漠向小混混走来。

花园齐刘海清新mm迷人唯美图片

“美······美人,你现在是要护着那个病秧子是吧,如果你·····你你要护着他,你就别怪我无情。”小混混躲在面前人的身后探出脑袋对墨雪渊放狠话。

墨雪渊抬头,冷眸微挑宛如雪上墨莲高不可攀不可亵渎。

“我不仅现在要护着他,这辈子,生生世世我都要护着他,谁敢动他,杀!谁敢辱他,杀!谁敢害他,杀!”

“啊·····快跑······”

墨雪渊一席话,手中蓝光咋现,顿时天地昏暗一阵风卷残云直袭所有混混,小混混吓得丢掉手中的棍棒撒腿逃跑。

澜倾遗楞楞的看着他面前的女子,墨色发丝在风中飘扬,那一刻,她挡在他面前为她不惜动手,那一刻他说她生生世世都要护着他,那一刻是什么在心里砸下一个深深的漩涡,那一刻他发誓此生只为面前这个人守护,那一刻他许下诺言用生命保护她。

“澜倾遗,澜倾遗·····”

“雪姐姐!”

“姐姐!怎么了?”

清灵和轻叶匆忙赶来,看到墨雪渊扶着澜倾遗从巷道里缓缓走出,两人被吓到。

“雪姐姐,澜王爷怎么了?”清灵看着墨雪渊扶着澜倾遗,澜倾遗已经晕倒过去。

“赶快送澜王爷回府。”

“是!”轻叶接过晕倒的蓝倾遗,匆忙离去。

“雪姐姐。”

“没事,回府。”墨雪渊看着轻叶带着澜倾遗离开,自己也带着清灵匆匆回墨府。

一双眸子在不远处看着两人各自散去,冷淡的眸子中闪过不一样的情绪,果然是你。

“碰!”

“雪姐姐。”墨雪渊猛烈推开房间门一句话也不说直接走了进去,清灵跟在身后。

“清灵,打热水,我要沐浴,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

墨雪渊走到床边,拿出枕头下放着的白色药瓶,把白色药瓶放到鼻子边猛烈的嗅。

许久之后,墨雪渊才缓缓放下手中的药瓶,脸色也转回了许多。

“雪姐姐,好了,我去外面守着。”清灵走进来。

“嗯!”墨雪渊淡淡应了一声朝房间走过去。

素白衣丝褪下,雪白的肌肤嫩如孩童脸颊,一席墨色发丝慵懒散落在浴桶边缘,墨雪渊靠着木桶,玫瑰花瓣在水里浮动,感受着温水的沁入,墨雪渊有些难受的闭上了眼睛。

墨雪渊在对付小混混的时候,一个神秘背影从她身旁擦肩而过,速度太快,快到墨雪渊没看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朝墨雪渊撒来,还好澜倾遗及时替她挡了。

良儿在大陆上应该没有得罪过朝国的人,当年楚煜要求良儿帮他打下朝国,可是墨玄带兵出战,一场粗略大战下来,良儿深知墨玄这个人不好对付,拿下朝国无座城池后又被朝国澜王爷设计夺回,因此良儿放弃攻打朝国,以良儿的能力如果再给她一些时间她能打下朝国,可是她不愿意看见澜倾遗的时候她不愿意再帮助楚煜肆意妄为。

墨雪渊嘴角浅笑一抹说不清楚的笑意挂在嘴角,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苦笑还是真心的笑,原来他们很早以前便见过,那个白衣少年总是咳嗽,他有好看的眉眼,有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一些微弱,他还有过人的胆识一个人站在良儿面前,一身月白站在百万大军面前却依旧淡然如水。

再次见面,他冰凉的手搭在她的手上却觉得异常温暖,他站在她面前只为帮她挡下轻薄她的人,那瘦弱的背影在风中摇曳不定却可以抬起头还不畏惧站在她面前将她挡在身后。

墨雪渊笑了,澜倾遗也淡淡的笑了。

“从来没看见哥这样过,是不是被药毒傻了?”

“主子身上的药剂并不重,可见下药的人并不想要人性命。”

“苍落,不对呀,哥被送回来的时候脸色惨白差点吓死我了。”

“呵呵,轩月公主,一点点毒药而已,对主子起不了什么作用。”可爱清秀的女子身旁,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子笑了笑,成视频人app直播♥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