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我自己也顿了一下,生怕他以为我看不起他,查比兴自己倒是很明白似得,说道:“这个家伙不一般,若不是他之前就受了伤,加上他们后面的人马撤得那么快,我们还未必讨得到这个便宜。”

“他受了伤?”

“嗯,肩膀和腰上,看起来都伤得不轻。”

“怎么回事?”

查比兴想了想,才叹了口气说道:“是在打仗啊。”

我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

毕竟是在打仗,轻寒的人马突然出现将敌军直接拦腰截成两段,说起来只是一句话而已,但想来,那个时候一定是一场巨大的混乱,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在这样一场混战当中被杀,甚至被万马践踏,即使没有亲眼看到那个场景,只看着查比兴身上脸上的伤处,还有那些伤兵的惨状,就能想象当时的情况有多惨烈了。

这就是战争了,不管一个人的武艺有多高强,可是面对千军万马的时候,再强悍的个人力量也不过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谢烽的伤,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造成的吧。

查比兴放下手里的镜子,说道:“这场混战,至少都死了几千人,等他们清扫完战场上报上来,就知道了。”

我轻声说道:“你们能平安回来就好了。”

他对着我笑了笑。

一个少女寂寞的一天

我又问道:“对了,你说他们后面的人马撤得很快,知道是谁的人马吗?”

查比兴道:“是胜京的骑兵。”

“……”

“那个家伙倒是滑头得很,一看见局面不对立刻就鸣金收兵,若不是他们就这么走了,师哥的人马和那个张大人的人马还没那么容易汇合呢。”

看来,领兵的果然是邪侯奇。

很多年前央初王子就曾经说过,他像草原上的狐狸一样狡猾,有好处他的手总是伸得最快的,但当有危险的时候,他也往往是溜得最快的。

不过,现在还考虑不到他身上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对了,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我们?”查比兴摇了摇头:“这个,就要看师哥跟皇上谈得怎么样了。”

“他打算谈什么?”

“就是谈下一步,”查比兴说道:“我听师哥说了,之前皇上,还有皇上身边的人都不信任他,师哥担心自己留下来会出事,所以被逼出走,现在临汾这一仗已经打完,皇上下一步肯定是要进入潼关了,既然太子殿下,还有皇上的那些嫔妃都已经去了西川,那么——”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裴元灏去西川这件事,基本上已经板上钉钉了。

查比兴说道:“师哥肯定想要跟皇上谈一些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

“至少在我看来,接下来这一段路上,师哥的人马要占主导。”

“……”

“否则,这么入川的话,容易出事的。”

“……”

我听着,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

这样一来,倒真像是之前常晴说的,他想要控制皇帝的行程了。

但眼下的情况就是这样,此消彼长,轻寒之前差一点就吃了邓将军的亏,接下来如果再有什么意外,那就绝对不是一次出走可以挽回的,就算是我,我也一定要让自己占主导的地位才行。

查比兴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还有,林胜那边的消息这两天就会传过来,他们很快就会知道粮草已经断绝,我想撤兵是迟早的事,只是不知道皇上是如何打算的。”

“你们如何打算呢?”

“师哥说,如果要趁胜追击的话,山西全境还是可以保全。”

“他会出兵吗?”

查比兴摇了摇头:“师哥好像不会再出兵的,这一次打完临汾之后,他会把之前调入山西的军队全都调走。”

“……”

“大小姐,山西是陕西的屏障,而陕西,是蜀地的屏障。”

我看了他一眼,查比兴难得有这样郑重,而我也立刻明白过来,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管是从大局考虑,还是从自私的角度来说,守住西川,都是我们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棋。

不过,我并不觉得裴元灏会那么好说话。

虽然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他斥责了邓将军把他抓了起来,可对轻寒的怀疑,绝对不会因为这一场仗就给打光了,从他刚刚看着他的目光,我几乎都能感觉到那种比之前更甚的戒备之意。

我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看着外面,时间已经不早了,太阳都已经升到了头顶。

不知道他们两个人谈得怎么样了。

就在我心里默默念叨着的时候,查比兴走到我身后,突然说道:“还有一件事。”

我回头看着他。

他低头看着我,道:“我抓住那个谢烽之后,直接就绑了,现在已经把他关进了大牢里。这个人本事不一般,所以看守会相当的严格。”

“这个,我知道。”

“师哥也还没有见过他。向日葵视频app下载ios污”

“……”

“但,迟早是要见的。”

“……”

我的心里好像突然压上了一块重石,让我的呼吸都有些困难,我抬眼看着他:“你说这个,做什么?”

查比兴沉默的看着我,过了许久,才认真的说道:“大小姐,有些事,你最好在师哥见他之前,告诉他。”

“……!”

“我,我在潼关等到师哥之后……我知道他有很多关于你的事想要问我,当初在界河的时候,他就想要知道,但是他一句都没问。”

“……”

“我想,他是在等你开口。”

“……”

“这一次他会出走,把你留下来,也是给你一段时间。”

“……”

“大小姐,有些事,你不能一直拖着,再拖下去——对你们谁都没有好处。”

我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膨胀,几乎要把我的头都炸裂了,原本已经被我抛在脑后,几乎已经要遗忘的那些记忆,这个时候全都鲜明的在眼前浮现了出来。

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了起来。

查比兴看着我,轻轻的说道:“大小姐……你至少,应该给师哥一个选择的机会。”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