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心猿意马。

颜冰冰抱着课本去了郝飞家,复习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偷偷地瞧向郝飞,唇角含笑,眉眼带春,心思几乎都没有放在复习上,可是也很奇怪,郝飞说的重点她却全都听进去了——嗯,好像是全都听进去了吧?

在郝飞将重点的时候,她其实是记不清楚郝飞都说了什么的,但是郝飞合上书本提问她的时候,她却能对答如流!

这种情况让她惊喜得合不拢嘴!

也就越发地喜欢郝飞了,她觉得郝飞是一个非常有耐心和有责任心的男人,哪怕是她表现得最愚蠢的时候,郝飞也是温和而谅解地微笑着,并没有半分嫌弃。

等三天过后,全国计算机二级联考,她惊喜地发现,试卷上的问题都是郝飞给她讲解过的问题,她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写完了!

能过。

从考场出来的时候,颜冰冰心里面就只有这两个字!

虽说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但是浮现在她的脑海里面就代表着无比巨大的惊喜!

在今天以前,她完完全全没有想过自己会有“通过计算机二级考试”的一天!

她还以为自己拿不到这个资格证书、没办法从学校里面毕业出去!

出了考场之后,她很想给郝飞打电话过去报喜,但是摸了摸背包,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手机已经摔坏了——这就尴尬了。

诱捕清纯小友

想起郝飞三天前叮嘱自己,让自己考完试后买个手机的话,颜冰冰的脸上就忍不住浮现出一抹温暖的笑意,郝飞为什么那么在乎自己有没有手机?那是以为他关心她呀!

于是她迅速地去手机市场里面买了一部自己喜欢的手机,插了卡之后马上就给郝飞打电话过去报喜:

“老师,我感觉这一次考试,我应该能通过了!”

“真的吗?恭喜恭喜!(^_^)”

“这一切都是老师的功劳呀!”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老师,我请你吃饭吧,好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

“嗯。”

他们约好了吃饭时间和地点,把手机挂断之后,她把手机放在心窝上,笑容怎么止都止不住!

这应该算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吃饭吧?

约会成功!

欣喜不已!

就在她欢喜不已的时候,宿舍走廊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是舍友们回来了。

她们都还在讨论着今天的考试,一边走就一边对题目答案,说到这题选A就是对的,大家就齐声欢呼庆幸自己选对了;说到那题选B是错误的,大家就苦笑不已。

推门进来的时候,舍友们看见颜冰冰已经在宿舍里了,脸色微微一变后,有人对她说道:“冰冰,你今天怎么提前交卷出来了?你是都做会了,免费污小妖精视频还是交白卷出来呀?”

颜冰冰不无得意地说道:“我当然是都做会啦!”

舍友们讶异:“你都做了?”

颜冰冰:“嗯!”

舍友们(⊙o⊙):“怎么可能呀?你平时不是都说自己是计算机白痴的吗?再怎么简单的题目,你都不会,这一次怎么就突然会了呢?”

颜冰冰得意地说道:“那都多亏了郝老师带我复习啊,他圈的重点基本都出了!~\(≧▽≦)/~”

舍友们疑惑(⊙_⊙)?:“哪一位老师?”

“郝老师呀!”

“郝老师是谁呀?”

“就是交我们计算机的那个郝老师呀!~\(≧▽≦)/~”

“谁呀?”舍友们嘀咕着,纷纷用目光询问在自己身边的同学,但是都在各自的脸上流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

这时候颜冰冰觉得有点奇怪,郝飞都已经给他们上过两回课了,怎么舍友们却像是不认识他一样呢?难道是因为不是自己的正式任课老师,所以才会这样认生的。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有一位舍友酸溜溜地说道:“我就说今天冰冰怎么一下子就从考场里面出来了,原来是因为有老师给你开后门啊,我怎么就没有碰到这么好的老师,让他直接把考试重点划给我呢?”

听到这话,颜冰冰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没错,颜冰冰听到这种话,就越是觉得郝飞对自己是最特别的。

正笑得最得意的时候,一个人推门走进来了。

她走进来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很默契地闭上了嘴,默默地注视着她走进来。

是燕子。

燕子看上去和平常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但是所有人看到她都下意识地闭上了嘴,颜冰冰也不由自主地被这个气氛给带动了,看着燕子的眼神,越来越吃惊。

燕子看上去,好像失去了光彩一样。

她沉默着,低着头走进来,明明是白天,整个人却像是笼罩在无尽的黑夜里一般!

燕子这是怎么了?

颜冰冰的心莫名其妙地提起来了。

燕子走回到自己的铺位上,放下书,脱了鞋就上床,盖上被子就睡了。

这个时候睡觉?

难道不是等着吃午饭吗?吃了午饭之后再睡觉,难道这不是正常的顺序?

可是,燕子看上去就像是很疲倦一样,一回来就睡了。

难道,她这几天也通宵复习了?

可是颜冰冰记得,在三天以前,燕子就说自己已经复习好了计算机二级的考试,往年的二级试题都看了好几遍了,所以应该不会做出通宵背书这种疯狂的事情来呀。

怎么了?

等燕子睡下去几分钟后,舍友们才开始低低地开腔:

“你们有没有觉得,燕子最近这几天有点儿怪怪的?”

“是呀,有点怪怪的。”

颜冰冰听着奇怪,燕子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担心她有事,于是溜下床来,压低了声音问:“燕子怎么了?”

舍友看了她一眼,叹气说道:“冰冰你这几天都不在宿舍里复习功课,所以你都不知道燕子变得有多奇怪。”

“哪儿奇怪?”

“我也说不上她哪里变得奇怪了,就是觉得她好像遇到了什么事!这几天,我们叫她她不应,她回到宿舍倒床就睡,也不和我们说话,明明是在同一个宿舍里,却好像是两个次元世界的人一样!”

Tagged